紙鳶_網癮患者w

這狗糧有毒

*有原創角色,請慎入
* 有熊孩子出沒注意
* 孩子不是神田親生的







最近社區裡的黑教團育幼園來了一個新老師,頭髮白白的很漂亮,說話的聲音很溫柔,笑起來像太陽一樣溫暖。

以上都是育幼園裡太陽花班小朋友們的意見,除了一個以外。

「他就是個一個惡魔!」黑頭髮的孩子氣憤地控訴。

哦?這是怎麼回事?

「他總是跟我父親打小報告!害我...這個不提!還不讓我吃零食!」小孩可憐巴巴地盯着其他孩子手上的蛋糕,嚥口水。

「明明是因為你上次作弄瑪亞,害人家哭了。」旁邊的小孩翻了翻白眼,慢條斯理地吃着蛋糕上的草莓。

「還有,你上次不是喊着牙痛,哭得很慘嗎?」唔,這奶油真滑真好吃。

「這、這不是重點!他明明是個惡魔,怎麼你們都看不出!」黑髮的孩子急了,大家都不相信他的話,好氣哦。

「他還跟我父親有一腿呢!」

我都聽見了什麼...一個小屁孩說他爸跟他的老師有一腿,這都什麼跟什麼?

「我說真的!上次他還來我家給我們煮晚餐,之後跟我父親睡同一張床呢!」

這個信息量有點大,睡同一張床...大概是蓋棉被純聊天的意思吧。

「不過他沒我父親厲害,」小孩得意洋洋地說,「我晚上聽見他們在打架,他被我父親打得唉唉叫呢。」

看來我不只我一個人想錯了,孩子,你太純潔了。

「神、田、凜!你、在、說、什、麼?」

我聽見來自地獄的聲音。

原本溫柔有禮,如涓涓流水的嗓音,變成了惡魔的號角聲。

我向神田小朋友投了一個同情的眼神,立馬以生平最快的速度離開,噢,還記得帶上我的蛋糕。

逃跑、噢不,離開的時候,我還能聽見後面傳來陣陣的爭吵聲。

「亞連你這個惡魔!惡魔!」這明顯是不知死活的熊孩子的吶喊。

「我必須跟你爸好好說一下!」為神田凜默哀一下,他的屁股將會被打爛。

「我才不要你給我當後媽!」後、後媽?亞連會成為神田凜的媽媽?!神田優要娶老婆了?!!

別誤會,我只是吃驚,神田優這個悶騷毒舌男居然跟好好先生亞連在一起了,明明他們以前一見面就吵架繼而動武,每日如是。

「打是情罵是愛,你這單身狗不會懂。」

誰?!誰說的?!我不信我不信!

「呵。」這冷笑真熟悉,好像聽過不下百次。

「神田優!你管管你兒子!」噢連老好人的亞連都發飆了,這熊孩子...等等亞連剛剛說什麼!神、神田優?本人?!!

「你都讓我上了,不是我老婆是什麼?嗯?孩子他媽?」

我仿佛看見亞連的頭頂白煙繚繞,看起來快炸了。

「一刀平!我是男的!你才是孩子他媽!」原來這才是重點嗎?!

「晚上我會讓你知道誰才是媽媽。」

我不吃,這狗糧有毒我不吃。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