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鳶_網癮患者w

小確幸

#DGM校園paro
#充滿少女心的一篇
#愛他就是要陪他吃飯
#還要知道他愛吃什麼
#寫到後來都不知道在寫什麼了
#文筆不好,小心傷眼。
◆◇◆◇◆◇◆◇◆◇◆◇◆◇◆◇◆◇◆◇◆◇
亞連最近迷上了吉吉家的火鍋,每天都吵着要吃。今天比較晚才下課,亞連打算吃了晚飯才回去住的地方,他拉着一起上課的拉比和利娜莉問:「吶吶,要一起吃點東西再回去嗎?」

利娜莉露出一副為難的摸樣,笑笑說:「抱歉,亞連,今天輪到我下廚了,不回去的話,哥哥他會...」

話還沒說完,亞連已經腦補出科姆依跑來抱着利娜莉的腳大哭大鬧喊着利娜莉拋棄他的樣子,他搖搖頭,轉過頭,眼含希望的看着拉比,說:「拉比...」

拉比撓了撓頭,有點抱歉的笑道:「那個撒,我今天放學後要去給老頭子打工,所以...抱歉了呢亞連。」

「沒、沒關係啦,下次再一起吃!」

雖然是這樣說,亞連稍稍有點失望的低下頭,看來今天得自己一個人吃呢。


一個人慢慢踱步去離學校最近的吉吉家,路上行人不多,街道比平常安靜。亞連自己一個人走着走着,總覺得不太習慣。為了快點填飽空空的肚子,亞連打算抄近道,小巷昏昏暗暗,氣氛有點詭異。

「唔...沒了拉比在旁邊吵吵鬧鬧感覺周圍都很安靜呢,平常這個時候利娜莉會趁機講鬼故事...不對不對不對!想這個幹啥呢!啊哈哈哈。」

乾笑幾聲,亞連的腳步卻漸漸加快,像是後邊有什麼追着他。他低下頭,也不敢到處張望了,只管一股腦往前走,結果—

「咚」

「嘖!豆芽菜?」

「啊...痛...神田!」

一下子撞上一個硬硬的東西,亞連揉着鼻子,一抬頭就看見了總是叫他豆芽菜沒禮貌的討厭鬼—神田優。他反射性地抗議道:「都說了我叫亞連·獲加!才不是什麼豆芽菜!」

一如既往,對面的長髮男子嗤笑了一聲,上下打量亞連,勾起嘴角:「呵,這身板還不是豆芽菜嗎?」

這句話戳中了亞連的痛處,他最討厭別人用他的身高說事,他皮笑肉不笑的回道:「哼,比某個女人臉,一刀平好,至少我耳朵沒壞!」

對方很明顯被挑起了怒火,說:「哈...有夠膽的,豆芽菜,想打架嗎?」

亞連完全沒在怕,盯着對方的雙眼說:「打就打,誰怕誰!」


「咕—」

很不巧的,亞連的肚子餓得唱空城計了,他臉上微紅,捂着肚子不說話。

「嘖,還沒吃飯嗎?這樣餓下去是想當豆芽菜干嗎?」

神田一個沒忍住,揉了揉眼前那顆白色的腦袋,果然跟想像中一樣柔軟。亞連有點錯愕,呆愣愣地瞧着神田,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你才是豆芽菜!你全家都是豆芽菜!」

不料對方完全沒把他的怒氣當成一回事,一把拉起他的手就往前走。亞連稍稍掙扎了一下,沒掙開,說:「你在幹嘛啦,要帶我去哪裡?」

神田連頭都沒回,牢牢地牽著亞連的手,說:「去吃飯。」
亞連閉上嘴,決定留點氣力等待會吃飯。不過,原來的空虛感,現在卻一點都不剩了。走着走着,亞連覺得沿路的建築物看起來挺熟悉,問:「喂,這是去哪裡?」

沒人回答,轉過街角,他看見了吉吉家的招牌。
「不是想吃火鍋嗎?」神田轉過頭看着亞連,墨黑的雙眸裡像多了些什麼,還沒來得及仔細看,又消失了。

「你...」亞連怔怔地看着神田臉些轉瞬逝的微笑。

有些話沒說出口,心卻被塞滿了。

那大概就是小確幸吧。

评论(6)

热度(15)